听大咖聊“如何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”

  话题·文化

  听大咖聊“如何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”

  上周末,我观看了2019腾云峰会直播,38位来自文化艺术与科技领域的大咖济济一堂,各抒己见。其中有一位嘉宾是我当面采访过的,还有几位是我感兴趣的;他们谈的话题是“如何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”,我通过数字技术看他们聊,这本身就有某种象征意义。

 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:  

  科技向善主要是人的向善

  王旭东不久前才从敦煌博物院院长履新故宫博物院院长。他首先谈了“科技向善”这个概念,认为科学本身不存在善和恶,只是在为人服务的时候,善和恶才可能产生,当人的善大于恶的时候,科技一定会向善。所以,科技向善主要还是人的向善。

  对于人们关心的“国宝与科技”问题,他表示:“我们要和这个时代同频共振。博物馆里的文物都是人类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智慧结晶,过去因为科学技术进步和观念的问题,并没有让丰富的文化宝库惠及百姓。数字时代需要树立共享的理念,要利用数字技术把保护成果、研究成果传播出去,让更多的人了解它。要让文物尽快的数字化,建立起实现共享的数据库平台、传播平台,仅靠文博领域的人是做不到的,这需要合作。数字时代文物保护领域的研究成果共享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公益性质,初期投入有一些需要收费,但到一定时候希望就是免费的。”

  中央美院教授费俊:

  油彩和青铜器当时也是“黑科技”

  费俊是中央美术学院“艺术+科技”方向教授,他从另一个方向表达了对科技与艺术的看法:“我们一谈科技好像指的都是高科技、黑科技,但其实我们忘掉了最早油彩的发明也是科技,青铜器的发明也是当时的黑科技,科技一直在推动艺术语言的发展和进化。”

  他认为,目前一些艺术在过度消费高科技,利用科技本身的红利来成为作品的内核,导致艺术品迅速变“旧”。在他看来,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最好的方法就是学会和焦虑一起栖居,“我们不要去回避它,我们要学会去使用这个焦虑,甚至控制自己的焦虑,接受它。”

  今天,艺术工作者的工作空间不再是博物馆、艺术馆、美术馆,它可能是一个需要重新定义的空间,“虚拟空间和现实空间消失边界融合在一起,构建成一种我称之为新兴的叫混合空间。”

  此外,输出伦理、输出价值也很重要;在技术伦理的探讨中,艺术家不能缺席。

  作家毕淑敏:

  一些技术谄媚了人性中的幽暗

  作家毕淑敏说,一些技术针对了人性的弱点,它谄媚了人性中幽暗的部分,如自拍美颜功能。她希望技术从业者具有更高的人性。

  毕淑敏认为,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,要首先确定数字世界并不是整个的世界,在数字世界以外,永远有一个真实的世界。安然应该是安全、是安宁,这个“然”是自然、是天然。

  “我对人类的未来,对数字世界抱有审慎的乐观,我并不觉得科技能够直接地带来幸福,科技在不断改变着幸福感的内涵,为人类的幸福提供更多便利条件。因此,对于增进个体幸福感而言,科技的进步是其很重要的来源。但切记,它并非惟一来源。不能认为只要有了科技,就必定导致幸福。说到底,幸福是灵魂的成就,而绝非其他。”



加盟热线: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www.fenersk.com分分快三下载开奖app_分分快三官网下载app_分分快三软件 版权所有